英国保守党已放弃英国统一事业

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领导的党叫做保守与统一党(Conservative and Unionist party),因其在20世纪初反对《爱尔兰自治法案》(Home Rule Bills in Ireland)而得名。如果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的联盟将要解体(现在看起来很有可能),那将是因为约翰逊所在政党已经忘却了自己的历史。保守党已变得对英格兰与其凯尔特邻居的连结漠不关心。

因性情原因,约翰逊对苏格兰从来都不怎么感兴趣。妮古拉•斯特金(Nicola Sturgeon)领导的苏格兰民族党(SNP)正在为苏格兰举行独立公投造势。约翰逊对北爱尔兰就更没什么感情了。在向保守党的盟友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UP)承诺永远不会允许在爱尔兰海(Irish Sea)建立经济边界后,约翰逊转头与布鲁塞尔方面签署了退欧协议,协议要建立的正是这样一条边界。

2016年约翰逊领导的退欧运动本质上是英格兰民族主义的表现。现在他反对苏格兰独立,只是因为这将对英格兰的国际地位造成沉重打击。如果维持了3个多世纪的统一终结,很可能会动摇英国君主制度。对约翰逊来说更重要的是,他可能会被赶下台。

保守党与统一主义渐行渐远,反映了选民构成和权力分配的变化。保守党在各个基层选区的席位数量都在萎缩,但也变得不那么“苏格兰”了。在苏格兰59个英国下议院席位中,苏格兰保守党只占6席。2017至2019年,这一数字曾高达13。这都是高的了。1997年,保守党全军覆没,2001年至2017年间只占1个席位。

苏格兰民族党的无情进攻,让长期以来在苏格兰占主导地位的工党(Labour)遭遇了更大失败。但工党与保守党有一个重大区别。工党不能放弃苏格兰,它需要苏格兰的席位才能在英国下议院中取得多数。但保守党可以依靠英格兰人的选票执政。

2018年,爱丁堡大学(Edinburgh University)宪法改革中心(Centre on Constitutional Change)的研究表明,近四分之三的英格兰保守党选民将接受苏格兰独立,把这看做为了实现英国退欧值得付出的代价。2019年,YouGov的一项调查发现,63%的保守党活动人士愿意为退欧牺牲统一。他们对北爱尔兰同样漠不关心。

保守党在英格兰北部前工党大本营取得的进展,凸显出该党已拥抱英格兰民族主义。苏格兰高票支持留在欧盟。约翰逊在工党大本营夺得的英格兰“红墙”席位(工党的标志色是红色,在其大本营,其席位连成一片,被称为“红墙”(red wall)——译者注)都是坚定支持退欧的。唐宁街对他们的关注并非没有引起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注意。

约翰逊在新冠疫情期间夸夸其谈的表现,体现了政治文化的冲突。英格兰和苏格兰应对疫情的效果差不多,但斯特金细致、慎重的风格提升了她的威望。约翰逊在苏格兰的支持率则跌入谷底,以至于助手建议他不要在下周苏格兰议会选举前露面造势。

苏格兰民族党仍不得不面对独立的经济代价。成为欧盟成员国的代价将是与英格兰之间出现一条边界。统一派还有其他牌可打。一个较为松散的宪法解决方案可能让那些满足于更大自治权的苏格兰人回心转意。

然而,约翰逊的做法偏偏相反,展现了他对权力下放的蔑视。英国退欧的目的就是为了恢复英国议会至高无上的地位。这位首相表示,他会断然拒绝斯特金的公投要求。这样的否决将使一种基于同意的伙伴关系被英格兰的强力统治所取代。这将是送给苏格兰民族党的一份礼物。苏格兰保守党知道约翰逊的立场无法维持下去。他们一直警告称,无论他说什么,苏格兰民族党的胜利都将成为独立公投的前奏。

斯特金想要的是独立。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担心,唐宁街对《耶稣受难日协议》(Good Friday Agreement)中与爱尔兰民族主义达成的脆弱平衡的漠不关心,将驱使北爱尔兰离开联合王国。街头爆发的骚乱反映出统一派对被抛弃的恐惧。通过将英格兰坚持的硬退欧置于北爱尔兰的边界安排之上,约翰逊使得爱尔兰民族主义在经济上占理。

没有什么是预先注定的。然而,联合王国的未来首先取决于英格兰——联合王国的最强大构成国——对统一事业的全心全意承诺。转向英格兰民族主义,联合王国将不会活得长久。

译者/何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