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早恋、阶层流动与婚姻内卷

事情起源于北京海淀一所著名中学里,有老师在网络发帖说班上有两位初中生早恋,双方家长不仅未加阻止,反而要求老师不要干涉,并开始像亲家一样建立社交往来,引导孩子“科学早恋”。接着,网络反映其他地区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于是乎,关于富裕家庭或者高知家庭“垄断亲家”、建立阶层护城河的解读扑面而来。

从科学早恋到捍卫阶层,建立起这样的逻辑链条也并非毫无道理,主要基于三个理由。

第一个理由,各地名校中的书香门第、学区房的购房人群占比较高,在一线城市尤甚,当通过收入分组计算基尼系数以体现宏观收入分配状况时,这部分群体的收入水平位于洛伦茨曲线的尾部。简单说,在上述“科学早恋”事件中的行为主体,的确可以被划入较高阶层,如果根据对数正态分布来模拟中国的人均收入,家庭收入超过40万元即属于收入较高的10%收入分组,能够在一二线城市购买学区房的群体可能处在收入最高的5%分组。

第二个理由,无论古今中外,阶层从来都是婚恋选择的重要方面,从童话故事《灰姑娘》,到古典戏剧《阴谋与爱情》,再到传统曲目《桃花扇》,皆说明跨越阶层的婚恋总会面临阻碍。而如果拿一个随机婚配的社会,与一个完全按照门当户对、收入对等来进行婚配的社会相比,后者在数学计算上的洛伦茨曲线更加陡峭,即较低收入群体的收入份额会更低,阶层间的鸿沟更大。

第三个也是最直接的理由,便是早恋显著有损于学习成绩。同群效应(Peer Effect)是教育经济学中的重要内容,学者Andrew Hill在2015年的一篇论文中对全美青少年的实证研究表明,中学生异性朋友占比增加会显著地降低学习成绩,早恋则更甚。研究结果表明,一个人的注意力和时间总是有限的,而且异性朋友占比过高还容易带来青少年对于家庭和课堂的反叛。而海淀家长,恰被视作“鸡娃教育”的源头,为了让孩子的成绩略微突出一点,可以付出与之完全不匹配的时间与财富成本,仿佛身家性命都在于子女教育,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们不计较孩子的成绩下降并打破固有成见,没有比捍卫阶层更好的理由了。

但如果仔细推敲上述理由,从科学早恋到巩固阶层这一推导的逻辑链条却出现了矛盾和漏洞。

试图通过婚姻结合手段巩固财富水平的高收入家庭,完全可以在子女适婚年龄阶段再选择婚配,并无必要采取“科学早恋”的手段。阶层分布的改变与不同收入群体间的组合结构相关,但和组合时间无关。假设最富裕的10%收入组总是选择组内相同阶层进行联姻,无论早恋还是晚恋、早婚还是晚婚,甚至无论是哪两个具体家庭进行了结合,其所呈现的阶层分布已经是既定的,时间上的提早并没有起到锁定收入组或者垄断亲家的作用。

换句话说,那些即便不赞同科学早恋的富裕家庭,依然会在婚姻阶段选择门当户对,比如网络上流行的“985相亲”,只不过选择的时机更晚。由于阶层分布是长期变量,实际上,当前的阶层分布已经蕴含了高收入阶层对门当户对的选择,也已经蕴含了低收入阶层通过婚姻改变阶层的努力,富裕家庭是否接受早恋本身并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