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应对人口负增长前景?

5月11日上午,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中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20年11月1日,中国大陆总人口为14.1178亿人,比10年前普查时净增7206万人。这一数据打破了此前媒体关于中国人口已低于14亿的推测,证明2020年中国人口还在缓慢正增长。但是,值得注意是,这一正增长已是“强弩之末”,预计将在三四年内终结,进入负增长通道。中国人口将在2025年前后达到14.2亿左右的峰值,进入快速下降通道。

与此相关,最新人口普查结果显示,2020年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18.70%,比2010年占比上升了5.44个百分点。随着老龄化加速,年轻人占比减少,中国将面临更为严峻的养老金支付危机;因劳动力短缺,成本上升,中国经济竞争力堪忧。中国全面放开生育已没有悬念,只取决于决策者的决断;同时,中国亟待推进更全面、彻底的制度性改革,解决现存的经济社会矛盾。否则,中国迈向现代化强国的路途会更为艰难。

对中国而言,人口负增长是个标志性事件。首先,中国在人口负增长后,不需很久,将告别“世界人口第一大国”称号。南亚邻国印度将替代中国,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其次,中国担心40多年的“人口爆炸”,引信早已拆除,完全无需担忧。而此前中国生育政策制订部门对中国人口峰值将达“16亿”或“15亿”的预测被证明是一种误导。

应该看到,中国人口将负增长,并非新事。在人口学家看来,中国“负增长惯性”已累积多年,所谓“人口爆炸”带来的资源、环境危机论早已过时。早在2004年,中国一批有远见、有责任感的专业学者已向中国高层上书,应尽快放开生育。但是,囿于种种原因,中国真正“全面放开二胎”是在2016年。这比学界建议的时点已晚了12年。面对迫在眉睫的人口负增长,中国将不得不全面放开生育,甚至转而鼓励生育。

一种常见的误解是,中国人口太多了;若减少一半,中国岂不能更早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这显然是缺乏人口学常识所致。首先,美国富强显然并非靠减少人口规模。其次,人口增长与经济发展一样,有其自己的规律,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也就是说,生育政策并非“水龙头”,关了就不生,打开就大量生。当一国生育率大幅降低后,意味着人们的生育意愿根本改变,即使鼓励生育也没什么用。俄罗斯、日本、韩国、台湾均是前车之鉴。

理想状态下,一对夫妇终其一生养育2.1个孩子,人口学界称之为2.1的“总和生育率”,即一国人口进入“世代更替水平”,将动态稳定。中国总和生育率1992年已低于2.1,10年前第六次人口普查时仅有1.18,而2020年中国育龄女性的总和生育率为1.3,人口增长早已呈现代际减少趋势,人口学家称其为“超低生育率陷阱”。近年来,中国每年平均净增400多万人,仅仅是一种生育惯性。而总人口一旦启动负增长,就不会回头。这时再去调整人口和生育政策,就太迟了,也很难奏效。

人口学家认为,中国40年多的改革开放、快速的城市化进程,普遍的城乡流动,女性受教育年龄的提高,都在抑制生育。也就是说,过去主管部门宣传的计生政策让中国“少生4亿人”,其实是夸大的说法。有人口学者做过测算,如果“少生4亿人”真的存在并归因的话,严苛的生育控制至多让中国少生1亿人,而经济增长和社会转型则是主要贡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