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世界舆论聚焦:如何处理暂缓签署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

本栏目由FT中文网与公众号“远见经纬”(原公众号“经纬远见”)、中华智库基金会共同主办

上周,国际舆论普遍关心的一个议题是:就在几天前中欧还决定将签署的双边投资协定搁置了。先是欧美媒体报道并分析了此事,随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2月2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欧投资协定旨在为双边投资提供更多的机会和良好的制度保障。他强调:协定达成需要双方共同努力、相向而行。

根据欧美媒体的报道,中欧暂缓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原因是:中国在国内强迫劳动问题,中国要投资欧洲核电厂并试图在其中使用中国技术,以及以波兰外长拉乌为代表的少数欧盟国家指出的,欧洲应该与中国寻求一项公平、互利的全面投资协定,“需要让我们的跨大西洋盟友加入进来”,等等。但舆论认为,美国的阻挠是其中最大的因素。

中欧只剩差不多一个月的“关键性”时间

目前的问题是,美国拜登政府的候任团队没有就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发表任何官方性质的公开表态,公开出面反对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力量都在欧盟内部,核心是波兰和欧洲议会的部分议员,理由之一就是要“让盟友加入进来”,可以推测,这实际上是美国在欧盟内部做了工作。考虑到欧盟“全体一致”的表决方式,美国作为盟国的行为不能说是友善的。欧盟商会人士认为,从现在起到拜登正式就任美国总统为止,中欧还有差不多“关键性的一个月时间”。

中欧暂缓签署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客观地讲,就是美国利用欧盟“全体一致”的表决机制,分化欧盟使然,原因显然是中国因素。如同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的,拜登新政府执政后将计划联合盟友,在政治上打压中国,而且拜登首先是利用自己长期担任奥巴马的副总统时期积累下来的关系资源,联合日本和欧洲共同对华。如果欧盟真的先和中国达成了双边投资协定,对拜登首先是政治可信度上的大失败;其次,届时如果中国鉴于美国的态度,把市场准入和公平竞争等优惠只给欧盟而不给美国,那美国的世界领导者地位会受到影响。鉴于当前美国国内特朗普主义仍有很大势力,拜登未来在国内也会非常麻烦。

据笔者了解,美国实际上是想和欧盟一起,和中国签署内容相似的中美、中欧两份协议,但一来,这在政治上对中国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二来,这样的话欧盟就丧失了竞争优势,同样也不会同意。也许,这就是美国政府想要达到的目的。

正如欧盟商会人士认为的,自现在开始到拜登就任新一届美国总统,还有将近一个月的“关键性”时间。如果在这段时间内能够把双边经贸投资协议签署下来,则一切好办,如果等到拜登正式任职,中欧签署双边投资协定的不确定性就更强了。而且种种迹象表明:明年6月德国总理默克尔退休后,中欧政治关系将出现大倒退,欧洲商界人士也向笔者表达了这种担忧。

但是,欧洲经济至少30%的增长份额是靠中国市场,欧洲人、尤其是欧洲商界自己对此很清楚。一方面,欧盟的表决机制难办大事;另一方面,在上述机制下,加上27个欧盟国家中像波兰那样的亲美派国家不停影响欧盟的内政和外交,在当前中美关系背景下,对中国来说,欧盟客观上已经丧失了作为整体性的国家集团存在的功能。实际上,对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而言,欧洲其实意味着一个个具体的欧洲国家,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等等,而不是欧盟,用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话说:“欧洲”就是一部电话总机而已。中国也只能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