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批评一边投资:西方金融机构在中国煤炭行业的身影

在4月美国总统拜登主持的领导人气候峰会上,各方一致认为全球必须齐心协力缓解气候变化。在国家层面,中国似乎正在发挥自己的作用,习近平主席在2020年宣布中国将力争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并在此次峰会上承诺中国的煤炭消费将在2025年后逐步减少。

但中国蓬勃发展的煤炭行业将使实现这些目标挑战重重。煤炭的生产和燃烧危害环境,加剧污染,并且危及生物多样性。此外,煤炭仍是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源,造成目前约三分之一的升温。煤电约占中国目前电力消费的60%,其煤电总装机已达约10亿千瓦,煤电站数量占全球的一半。2020年,中国仍有3840万千瓦的煤电装机投入使用。另外,正在规划或建设中的煤电装机达2.49亿千瓦,占全球正在开发的煤电装机的49%。

人们普遍认为,西方国家无法左右中国能源生产的发展方向。这种想法是错误的。众所周知,中国是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欧洲销售的许多商品都是利用中国的煤电生产的,而人们却不太了解全球资金流动对中国煤电的影响:尽管中国的煤炭公司的资金主要来自国内,但其中也不乏外国融资方的支持。

事实上,有超过460家国际金融机构为全球煤炭撤资清单(Global Coal Exit List, GCEL)上的中国公司提供融资。这份清单由德国环保组织Urgewald编制,目前列出了935家活跃在煤炭行业的公司。所以,东西方确实在齐心协力,只可惜方向不对。

过去两年间,中国煤炭行业十分之一的投资资金来自海外,48家国际银行以股票和债券的主要形式提供了总计217亿美元的融资。

英美两国是中国煤炭产业目前最大的外国融资方。汇丰、渣打等英国银行提供了50亿美元的贷款,摩根大通、花旗等美国银行紧随其后,提供了49亿美元。

日本、瑞士和法国的银行也分别向中国煤炭行业投入超过20亿美元的资金。Urgewald的研究显示,在这些国际融资中,中国煤炭巨头国家能源集团共获投资18亿美元,是海外煤炭融资最大的接收者之一。该集团旗下煤电装机达1.6亿千瓦,煤炭产量达5.1亿吨。国家能源集团正在规划建设新的煤矿,并且正在开发5100万千瓦的新燃煤电站。不仅在中国,国家能源集团在印度尼西亚还有两座新电站刚刚并网发电,并且还有正在建设中的60万千瓦苏姆塞尔(Sumsel 1)燃煤电站项目。

另一个海外融资的主要接收者是华能集团,融资额达到12亿美元。该公司目前燃煤装机已经超过1亿千瓦,并计划再增加3200万千瓦。

截至2021年1月,439家投资机构以股票和债券的形式为全球煤炭撤资清单上的中国公司投资了196亿美元,比中国国内融资高出了20亿美元。

中国煤炭企业最大的国际投资方分别是美国投资公司贝莱德(BlackRock)和先锋(Vanguard ),二者分别投资了27亿美元和22亿美元,卡塔尔投资局(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 )以17亿美元排名第三。对于全球煤炭撤资清单中的中国企业,美国投资者共投资了115亿美元的债券和股票,居全球首位。

汇丰银行、施罗德集团等英国投资者与美国相差甚远,共投资了13亿美元。其他大型欧洲投资者包括挪威养老基金(Norwegian Pension Fund)投资了5.62亿美元,瑞士投资者百达集团(Pictet)投资了2.19亿美元的,以及瑞银集团(UBS)投资了1.92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