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供给侧突围:人群、环境与模式革新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事物发展受到多重因素的综合影响,而共振之处往往指明主要矛盾所在。短期来看,新冠疫情打破了数字经济稳步发展的既有路径,而更长期的人口结构变化、疫后环境重塑以及低碳发展理念,均在加速引领数字经济供给侧的模式革新。

一方面,数字经济迎来了新人群。占全球总人口比例达到24%的Z世代是名副其实的数字原生代,他(她)们兼具“精明”和“冲动”的矛盾特性,高弹性的消费需求反向作用于生产端,继续强化按需服务的趋势。另一方面,数字经济的宏观环境已经发生质的变化。由于数字经济此前在生产和消费领域发展的不均衡性,新冠疫情对供给侧构成非对称冲击,同时“碳中和”“碳达峰”目标设定,对工业生产以数字技术提升经济效率提出了更高要求。

在此背景下,供给侧的数字化转型将区别于消费互联网的中心化模式,以基础设施的深度下沉催化分布式商业的机遇。伴随越来越多的数字基础设施走向开源和开放,企业有望释放出大量重复消耗的资源空间,转而专注于商业核心模式的开发,以谋求覆盖Z世代广阔长尾需求的同时,优化社会整体的资源配置效率。

新人群:Z世代强化按需服务趋势

全球人口结构正在悄然改变,据CBNData统计,全球Z世代(1995-2009出生)人数已经达到18.5亿,占总人口的24%,而中国Z世代人群则有约2.6亿人。身为数字经济原生代,Z世代是移动网民的重要组成部分,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0年11月,中国移动互联网Z世代的活跃设备数已近3.25亿。

数字经济新势力正在塑造未来数字经济的风向,因而把握Z世代的消费特征,有助于我们辨别与预判数字经济的走势。不同于其他年龄层的群体,Z世代兼具“精明”与“冲动”的矛盾特性,将继续强化数字经济的按需服务趋势。

一方面,Z世代注重高性价比。由于Z世代熟练掌握在互联网搜寻信息的技能,所以形成了在购物时货比三家的习惯。根据麦肯锡报告,中国在购买前寻找折扣的Z世代比例为50%,比千禧一代高出10个百分点。据Questmobile数据,2020年11月,Z世代在拼多多(PDD.O)和闲鱼的渗透率分别位列移动购物行业应用的第三、四位,也从侧面体现出Z世代看重实用性的消费态度。

而另一方面,Z世代又容易冲动消费,愿意为小众兴趣和体验埋单。成长于互联网商业高度繁荣环境中的他们具有多元的消费偏好,并且在做消费决策时更易于被社交媒体上的视频内容左右。二次元、盲盒体验乃至新兴奶茶饮料品牌的突围,足以验证Z世代追求潮流和个性的新型消费态度。精打细算与冲动消费的同时存在,虽然看似矛盾,却折射出Z世代按需购买的弹性消费观。广阔的个性化细分需求正在向生产端辐射,牛津研究院发布的最新报告《Z世代在塑造数字经济中的作用》中提出,技术进步不仅会直接改变生产方式,其所塑造的数字化消费模式也会间接反作用于生产端。因此,除了利用视频等数字化营销手段触达受众,生产端厂商也需要从源头即时把握与洞察长尾需求,加速更新迭代与需求相匹配的产品。

新环境:疫情、碳中和与供给重塑加速工业的数字化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