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城乡差别的英国教育是怎么样的?

过去几十年,中国社会补习机构野蛮生长,成为经济巨人,催生出庞大的课外教育圈。这导致教育进入恶性循环,在“中国父母的钱最好挣”的推动下,儿童从四岁起就进入“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竞争。然而近年来,中国社会人人努力、勤奋甚至卖命地奋斗的现象,开始出现反转,“躺平”现象开始增加。放开第三胎后,不单未出现欢欣雀跃,反倒出现了不敢生、不愿生的情况。对于个人,这不是一种美好的生活愿景;对于国家,如果社会令国民连孩子都不敢生,如果不及时纠错,试问国将如何为国?近日中国国内开始对补习机构进行大规模管制与改革,我认为具有一定的必要性。

虽然居住在英国,但我亦曾受此“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观念影响多年,直到四年前自我更正(见《为了孩子的幸福,我不再做虎妈》)。但大多数华人父母仍然饱受此影响,继续以中国教育观念指导英国生活,见面必谈教育,似乎教育与孩子的成功是生活的全部,认为以孩子个人兴趣与幸福为指导的英国教育太松。与此同时,虽然此时英国已处在“去阶级化”状态,但中国正处于阶级化中,很多第一代华人移民父母能够和喜欢注意到的,不是英国越来越平等的社会进步,而是仍然不够平等的唯一领域——私校,认为必须进私校才能安心。而如果以私校和王室的存在来断定英国社会不平等,那如同一叶障目。

英国自1066年被征服者威廉统治,除了短暂的克伦威尔统治时期,其血缘后代(远至德国)一直统治英国至今,是全世界存活最长的王朝之一。而该王朝能够至今不倒,最初是有赖于基督教支持的慈善制度,该制度照顾了穷人的衣食起居和医疗,令英国穷人很少走到走投无路、只有造反的境地;后来的原因则是英国进化出了民主制度,将王室政治权利几乎全面转移到贵族,继而再转移至平民手里,进而演化出比慈善机构覆盖面更广泛、服务更优质的福利制度,重新分配无序与贪婪资本主义的金钱走向,王室与民众几乎不存在直接利益与矛盾冲突。所以,虽然王室和私校仍然在,但英国社会的平等与公平改造趋势是一直向前的,最后王室和私校也有可能取消。但英国的社会改造很少是类似于法国和俄国大革命那样的翻天覆地,往往比较温和,民众往往能够同时接受平等与(代表不平等的)王室、私校等共存,这样的国民思维,外国人很难懂。如果将英国看作一个延续长达近千年的王朝,则民主是其王朝与国家继续的保障,从这样的角度,就能够看出其平等与公平进步的大方向。

回到教育话题,私校仍然代表着英国巨大(此“巨大”一词是相对英国其他领域而言,如果与西方以外的其他国家教育相比,就不太适用)的不平等,但一直是朝着更平等的方向改革。以英国媒体紧盯不放的剑桥与牛津大学为例,这两所大学网站上,每年都必须公布招收公立学校学生的比例数字,此前一直低于60%。2020年,牛津大学的录取新生中,69%来自公立学校(英国有93%学生就读公立学校);而剑桥大学此前是68%,2020年有可能超过了70%。这说明录取的公立学校学生数字一直在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