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教授”郑夺

在我与郑夺约定共进晚餐的前一周,我所在的城市成都出现5例新增新冠病例,导致一场在家门口的电竞赛事——“英雄联盟LPL全明星”突然延期。我们约定晚餐的地点是重庆,两天之后郑夺的公司还将在这里举办一场大型电竞比赛——“王者荣耀KPL秋季总决赛”。虽说重庆和成都相隔500公里,但“川渝不分家”,我不禁担心起来:如果疫情恶化,我们这次晚餐和计划中的赛事可能都无法进行。

好在采访当日,我的健康码仍为绿色,于是顺利踏上去重庆的高铁,见到了这次晚餐采访对象——英雄体育VSPN首席运营官郑夺先生。

重庆与成都非常类似,市区几乎每走100米就有一家火锅店;有趣的是,火锅也是中国电竞行业的非官方“首选饮食”,所以我们的晚餐就毫无争议地定为一顿重庆火锅。天气渐寒,两个人的火锅恐怕没有气氛,因此我也邀请了与他同行的三位女士共同加入——他的助理,VSPN另一位副总裁与她的下属。

电子竞技(Esports),简称电竞。即便读者们并不深入了解这个行业,在近年来国内媒体的频繁报道中恐怕也会也略知一二——特别是当CCTV开始大量报道电竞比赛的时候,当孩子和父母争抢手机玩“王者荣耀”和“吃鸡”的时候。而郑夺的公司——英雄体育VSPN,就是现在在中国国内运营“王者荣耀”与“和平精英”(俗称“吃鸡”)最大规模赛事的电竞公司。

初见郑夺,感觉他真人比在屏幕上年轻许多。今年3月份,我在网上看过他在中国传媒大学上讲授的电竞课 《电子竞技概论》。除了电竞公司的COO这个身份以外,郑夺也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客座教授。

点餐之后,郑夺告诉我,这几天他的嗓子不太舒服,说话声音会有点小,希望我不要介意。我觉得有点可惜,今天这顿重庆火锅里的辣锅是与他无缘了。

火锅与中国电竞行业颇有渊源。由于很多电竞职业玩家来自喜辣的中西部地区,而电竞赛事又集中于北京上海等东部一线城市。这些年轻的“夜猫子”往往训练到深夜,火锅就成了他们在大城市夜宵的首选。据说,如果你在晚上出没于上海的各大海底捞,经常会碰见职业电竞选手。

在进入电竞行业之前,郑夺曾在咨询公司埃森哲工作,服务银行与电力行业。2012年,他接受了大学本科同学滕林季(现VSPN总裁)的邀请,加入了后者任职的GTV游戏竞技频道。

“我那时也不算是出于兴趣,就是想创业,觉得在埃森哲呆了4年应该出来闯闯,”在火锅食材还没有上来前,郑夺先尝了块红糖糍粑说道。“我们想着怎么把电竞(行业)提升一点,我就开始帮公司做做管理,梳理流程,但发现这里面太薄弱了,我就杀了进去。”随后两人在电竞行业一路合作,在2016年正式成立VSPN。

就在两个多月前,VSPN宣布完成腾讯领投的近1亿美元的B轮融资,巩固了自己的中国电竞行业头部公司地位。在2020年疫情打击下,电竞行业各大公司开始裁员,资本也在观望,VSPN却成为极少数仍在扩张的公司之一。

“大部分的人眼中只看到了我们融了1亿美金的这一数字,但钱只是武装军队的弹药,”郑夺喝了口豆奶,忽然反问了我一句:“你有考虑过为什么现在很多电竞公司都是半死不活的状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