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申请加入 CPTPP的走势研判

来自FT中文网的温馨提示:如您对FT中文网的内容感兴趣,请在苹果应用商店或华为应用市场搜索“FT中文网”,下载FT中文网的官方应用,付费订阅。祝您使用愉快!

当前国际贸易投资规则议题中有三个重要迹象:第一是国家倾向于缔结区域贸易协定(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RTAs),这包含了诸如TPP、 TTIP、 RCEP等。第二,发达国家依然主导了全球多边经贸进程的谈判以及规则制定。第三,在二战后美国建立起来的区域协定逐渐走向弱势之际,RTAs和诸边协议盛行并日渐成为主流。目前一些RTAs所涉国家基本有着共同的利益诉求,这些国家争取在规则制定上成为先行参与者,并力推区域规则为全球新的标准。这可能成为打破国际贸易与投资壁垒的有力杠杆,WTO的核心价值已经成为一种最低标准的全球商业自由主义规范。

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CPTPP),原称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最初由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成员国发起,是从2002年开始酝酿的一组多边关系的自由贸易协定,旨在促进亚太贸易的自由化。TPP第一条一款三项规定,“本组织支持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促进自由化进程,达成自由开放贸易之目的。”这与WTO的精神是基本一致。 2005年5月28日,文莱、智利、新西兰及新加坡四国协议发起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SEP)。随后美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越南及秘鲁陆续磋商加入,原先不大的贸易圈在美国加入后其重要性迅速提高。

2010年11月,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高峰会的闭幕当天,与会九国同意美国总统的提案,约定于2011年11月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高峰会完成并宣布TPP纲要。同时,美国积极与东南亚各成员国进行协商,重申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将惠及整个太平洋地区的各经济体,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能成为一个统一的贸易体。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可能成为整合亚太两大区域的平台,成为亚太区域内的小型世界贸易组织。

TPP的提出到实践,历经近20轮次回合谈判。主题涉及了服务贸易、电子商务、卫生与植物检疫措施(SPS协议)、技术性贸易、政府采购、原产地规则、直接投资、金融、透明度、竞争政策与环境保护、法律等。美国力求在全球化中,主导新一轮全球经贸规则的制定。针对TPP,中国的立场是谨慎的,当时社会舆论甚至出现了一小波“反美主义”。

2017年1月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美国宣布退出TPP。美国考虑的主要因素包括多边谈判长期低效、议程流于形式、对中国难以产生实质性约束反倒增加了美国不少负担等。退出该协议有利于美国对中国采取高关税的制裁措施。同年11月,TPP改组为“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CPTPP 的内容较RCEP 更为丰富和全面,是一个综合性的自由贸易协定,包括了货物贸易、原产地规则、贸易救济措施、服务贸易、知识产权、国有企业规范和反垄断、政府采购、竞争政策等。CPTPP本质上依然是一个高标准但倡导自由经贸为核心的RTA。

2018年1月23日,各国代表决定在同年3月初在智利签署CPTPP协定。3月8日签署仪式在圣地亚哥举行,由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文莱、墨西哥、智利以及秘鲁共11个国家共同签署。在12月30日,该协定正式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