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中国

平台反垄断:回到基本面

岁末年关,互联网反垄断的政策和举措频出,预示了2021年不但是《反垄断法》生效12年以来的变革之年,也是我国互联网发展的关键之年。作为影响和塑造市场的国之重器,反垄断法的实施不但攸关我国大型科技企业,更攸关我国数字经济大势。所谓重器不可轻动,只有回归反垄断法和平台经济的基本逻辑,平台反垄断才能谋定而后动。

Continue reading

从清代旅蒙商号的“万金帐”看数据的产权属性特征

当人类社会进入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成为驱动新经济的核心动力。一方面,传统产业在进行数字化改造,实现万物互联互通,重塑业务流程;另一方面,平台企业直接以大数据作为生命线开展业务模式创新。大数据由此成为新经济的关键词,新经济甚至被称为数字经济。从新古典经济学的生产要素或政治经济学的生产资料(例如资本)的产权属性传统分析范式出发,在新经济时代,一个理论与实践无法绕过去的问题是,数据这一新的“生产要素”或“生产资料”究竟属于谁的问题。近期伴随监管当局互联网平台反垄断引发的基于大数据开展业务的互联网平台是否应该被国有化的争议其实是这一问题侧面的反映。

Continue reading

国内雪场会成为新富阶层的“社交滑道”么?

“在那些欧洲老钱们常去的滑雪度假地,人们下了雪道当然是换上羊绒衫去吃饭啦,难道还要穿羊毛衫么?”在伦敦一家家族办公室工作的Susanne诧异地跟我说,她是欧洲雪场的常客,若不是因为疫情的缘故,此时她不是跟着客户在瑞士韦尔比耶(Verbier)的雪山别墅里泡着室外Jacuzzi,就是在法国Courchevel的某家米其林餐厅身着高档羊绒衫享用着晚餐。当时穿着羊毛毛衣的我,脑子里转瞬闪过要不要升级自己冬日衣橱的灵光后,说出了一个让Susanne双瞳放大、嘴成“O”字型的“旷世奇闻”——“还可以穿比基尼滑雪啊!”我翻出小红书,给Susanne展示近期火爆国内社交媒体的“雪媛”——那些在雪山的背景下秀着马甲线、手持大牌滑雪板的女孩儿们。“她拿错道具了!她的鞋是应该是滑双板的时候穿的,可她手里拿的却是单板!”Susanne小声叫道。

Continue reading

香港可借高端医疗旅游走出困境

2020年全球肆虐的新冠疫情不可避免的重创了香港的旅游市场。去年1-10月访港旅客人数大跌92.9%。消费旅游相关行业第三季度失业率急升至11.7%,而该数据还未反应同年10月国泰港龙航空停运裁员以及政府保就业基金完结后的情况。香港旅游业自身依赖单一市场,“量高低值”的结构问题难以应对疫情后的旅游生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