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教育

英语母语者为什么还要学外语?

我是个四海为家的世界主义者。最近我们全家要搬去西班牙住一年,孩子们没问题。他们跟着说英语的父母在巴黎长大,既会说法语又会说英语,而一旦你掌握了一种罗曼语族语言,再学一种就易如反掌。“词汇相似度”是衡量不同语言之间词汇重叠程度的指标,法语和西班牙语的词汇相似度约为0.75(1表示相同)。

Continue reading

科学早恋、阶层流动与婚姻内卷

事情起源于北京海淀一所著名中学里,有老师在网络发帖说班上有两位初中生早恋,双方家长不仅未加阻止,反而要求老师不要干涉,并开始像亲家一样建立社交往来,引导孩子“科学早恋”。接着,网络反映其他地区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于是乎,关于富裕家庭或者高知家庭“垄断亲家”、建立阶层护城河的解读扑面而来。

Continue reading

当“青春期”撞上“更年期”,用“对话”改善困境

人人都说青春期的孩子很难教育,但到底难到了什么地步,只有亲身经历了,才会了解到“可怜天下父母心”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有时甚至可以达到“痛彻心腑”的地步。但是无论父母自己内心有多少焦虑和痛苦,对子女又有多么深沉的爱,当子女筑起铜墙铁壁来和父母冷战的时候,父母常常无计可施。我们无法把这些“不再听话”的青少年们真正赶出家门,我们也无法止住自己在暗夜里的哀叹。可是,不管父母是不是真的到了更年期,在青春期孩子们的眼里,总是爱唠叨,数落个不停,而且毫无耐心,甚至经常处于一种易怒的状态。父母其实也有满心的委屈,觉得孩子的行为有时候已经突破了父母的底线。但是无论我们觉得孩子们错得多离谱,我们始终是大人,而子女始终还是未成年人,我们理应为亲子关系的改善负起大部分的责任。而“对话”可以给我们力量,对亲子关系做出实际的改善,毕竟所有的教育都是建立在关系的基础之上。

Continue reading

十四五:如何跨过中国宏观经济新周期

疫后全球经济并未快速实现快速同步复苏,呈现“K型”、“U型”和“V型”等复苏分化的特殊走势。疫前中国经济进入“三期叠加”,疫后经济复苏加快,但经济进入放缓周期的判断不变。一方面,中国不刻意追求经济增速的同时,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以及持续的增长动能依然十分关键。另一方面,疫后中国经济恢复基础尚不牢固,全球经济发展形势仍不稳定,高质量发展不仅要激活全要素生产率,更需要新的发展理念和新的经济增长范式。

Continue reading

出生人口下跌会让留学渐不再为刚需

我这几年经常会被国际学校的朋友问起,中国国际学校未来发展最大的危机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最大的危机并不是出国留学意愿和人数下降,而是中国是否会立马实行12年义务教育政策。一旦实行了12年义务教育政策后,出国留学立马不再成为社会刚需,国际学校也无法收取高额的学费,用培训资质做全日制学校的路会被堵死。

Continue reading

AI时代,我们还要学习外语吗?

我们生活在一个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时代。自从1949年,信息论先驱Warren Weaver发表翻译备忘录、提出机器翻译的可能性以来,机器翻译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迭代,如今已经进入了一个可以运用“神经网络”和加入了“深度学习技术”的AI翻译时代。今年还有政协委员在两会上提出建议,取消英语主科地位,他提出这个建议的基础之一正是翻译机技术的成熟。人们不禁思考,在依靠AI翻译就可以无障碍交流的世界,学习外语还会那么有用吗?

Continue reading

申请人重新衡量MBA的高学费

三年前考虑攻读MBA时,夏琳•齐昆泽(Sharleen Kikunze)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去美国。她在家乡内罗毕市的Endeavor工作。Endeavor是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的组织,致力于支持有影响力的创业活动,与哈佛大学(Harvard)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的商学院有密切合作。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