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教育

你能承受日益昂贵的英国私校吗?

我们家几代人都接受私校教育。我们中的许多人(并不是所有人)认为这是一种积极的体验。孩子们往往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寄宿学校。我们有一封信,是一位孤单的亲戚在上世纪30年代从寄宿学校发出的。开头是:“亲爱的爸爸妈妈,希望你们圣诞节过得愉快。”那年他才5岁。

Continue reading

市场暴跌,有何警示?

在中国有关部门发布文件对K12阶段学科课外辅导活动进行大规模整顿之后,不仅仅中概股、A股、港股市场的教育板块出现了大幅下滑,代表中国的主要股票指数在随后的交易日也出现了大幅调整;7月28日中国甚至出现了罕见的股债汇三杀的局面。虽然官方媒体和监管部门随后持续发声试图稳定投资者信心,但是截止到7月30日,股票市场低迷的情况仍未得到根本扭转。

Continue reading

没有城乡差别的英国教育是怎么样的?

过去几十年,中国社会补习机构野蛮生长,成为经济巨人,催生出庞大的课外教育圈。这导致教育进入恶性循环,在“中国父母的钱最好挣”的推动下,儿童从四岁起就进入“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竞争。然而近年来,中国社会人人努力、勤奋甚至卖命地奋斗的现象,开始出现反转,“躺平”现象开始增加。放开第三胎后,不单未出现欢欣雀跃,反倒出现了不敢生、不愿生的情况。对于个人,这不是一种美好的生活愿景;对于国家,如果社会令国民连孩子都不敢生,如果不及时纠错,试问国将如何为国?近日中国国内开始对补习机构进行大规模管制与改革,我认为具有一定的必要性。

Continue reading

俞敏洪的小时代

俞敏洪这次真的伤心了。7月23日新东方港股暴跌40.61%,26日继续暴跌47.02%,整个舆论一边倒看空教育行业。身价和市值都已经不需要讨论了,俞敏洪和新东方这批创业者近30年的心血近乎一朝归零。而且,前景几乎看不到一线光明,正面临无尽的批判。

Continue reading

边工作边“看娃”——伦敦亲子俱乐部落地沪杭

“有孩子之前的生活方式忽然变得陌生,而一般的托儿所又不适合成年人久待”,14年前,住在伦敦的两位新手母亲Maggie和 Rose在遇到了上班族与亲子两难的普遍问题,设想能有一个父母也能参与的托儿所。不久,她俩就在伦敦西区肯辛顿开办了一家名为Maggie & Rose的会员制亲子俱乐部,将“托幼”和“早教”组合在一起的同时,还为新手家长们也特别设计了工作和休息空间。这家店开门不久就在伦敦开了第一家分店。4年前,这个亲子会所概念拓展到了香港;前年底,中国内地第一家“麦琪•萝丝亲子家庭俱乐部”落户杭州萧山。今年,麦琪•萝丝在上海连开两家店。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