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

在网红剧取景地巴斯,一试《布里奇顿》的社交生活

去年圣诞节首播的Netflix原创剧集《布里奇顿》(Bridgerton),首月点播量达8200万,已打破Netflix历史点播记录,网站直接增加了850万用户。这部酷似《傲慢与偏见》与《绯闻女孩》合体的剧集,改编自朱莉娅•奎因(Julia Quinn)的系列小说,以19世纪初摄政时期的英格兰上流社会为背景,围绕布里奇顿家与周边贵族家的感情纠葛展开。此剧一夜间的火爆,剧中一场接一场的贵族舞会,架空了历史但也因此更显自由烂漫的美式叙事,也令剧集的主要取景地、英格兰西南部小城巴斯重成旅游与社交热门地。最近专程再去巴斯走了一圈,发现古罗马浴场门外的小广场上,已经有“布里奇顿旅游路线”的牌子竖起。

Continue reading

沈伟:想挣钱,就别做艺术

在世界现代舞领域,沈伟是一个神存在。这种上世纪初在西方兴起的一种与古典芭蕾相对立的舞蹈派别,60年代后在欧美盛行,但在中国点起星星之火,则要等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于是,成长在现代舞荒漠环境中的沈伟最终征服纽约和世界,尤其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Continue reading

在“自传体餐厅”品尝伦敦名厨的记忆美食

推开西伦敦Belgravia一幢马厩改建的小屋之门时,背后走过一位女士冲我们一笑:“真羡慕啊!”一阵子才回过神来,原来她所指的,正是我们面前只有25个座位的餐馆Muse。2019年开业即引来业界注目的餐厅,今年1月摘下了米其林一星。小屋不大,招待顾客共有两层,每一层还分割出了开放厨房的空间。楼梯与过道也很狭窄,在吧台和餐桌上坐下的客人之间几近接踵擦肩。可是即便如此,上月伦敦餐饮业解封后重启,至今订座已排到了七月尾,连周中也是满的。

Continue reading

当120年的伦敦音乐厅遇上改革派

约了约翰•吉尔胡利(John Gilhooly)在他担任艺术与执行总监的威格莫尔音乐厅(Wigmore Hall)见面。我早到了20分钟,正站在门前看4月的节目单,心里惊叹封城时期居然排得那么满。这时门开了,后面露出一张中年男士的脸:“嗨,我是John”。见我戴着口罩,总监先生一边请我进门,一边随手搬起了门边一张一米宽的桌子径直往音乐厅里走:“我已经打了疫苗。等会儿我们坐在这桌子的两头,符合社交间距的规定,你就不需要戴口罩了。” 进到音乐厅,如约翰所建议的,我们隔着走道上的一米木桌,对着杰拉尔德•莫伊拉创作的壁画上那束“摧枯拉朽的音乐之光”,落座观众席上。

Continue reading

海外中国剩女的“脱单困境”和跨文化阶级壁垒

独自在海外国际都市生活的“大龄剩女”所拥有的最大资本,并不是尚未被地心引力击败的容貌和身材,也不是在职业领域坐稳半壁江山后获得的地位和物质,而是自由——能够过自在的生活而不会被社会歧视;能够享食各国美男而不会被舆论牵绊,这般自由不仅赋予了单身女性生活的丰盈,还使得她们可以不受家庭的束缚从而利用更多的时间充实自我。

Continue reading

伦敦全面重启前的露天餐厅体验

4月已过。据餐饮业市场调查公司CGA对近2000家门店调研后统计,英格兰拥有户外区域的餐饮店光是4月12日重启当日,销售的酒精类饮品比疫情之前同期高出了2倍多,食品类则稍有下降。重启后的两周内,由于天气保持晴好,餐饮业销售走势持续走高。不少餐馆的低价葡萄酒卖完了,如今来自顾客最常见的反应是选择消费高一等价位的酒。尽管如此,在过去的一年间,全英国的餐饮业遭受了8百亿英镑损失的重创;而五一以来的风暴天气,则令才尝到了甜头的户外餐饮销量骤跌。大家都在等5月中下旬餐厅、酒店全面重开。与各行各业相似,“恢复”已成为最近餐饮业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

Continue reading

英国最古老购物长廊开打“年轻”牌

身披维多利亚时期制服、黑色斗篷,头戴大礼帽的七位捕役,在伯灵顿拱廊(Burlington Arcade)一百多米长的玻璃顶盖之下来回巡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长廊内去年入驻的运动鞋店Kick Game橱窗内摆着的NIKE X KAWS 联名乔丹四代麂皮复古篮球鞋、萨奇•耶茨画廊内与落地橱窗一样大小的抽象涂鸦画作,以及同样是新店的精品咖啡Noxy Brothers内传出的说唱音乐。4月中旬伦敦开始解封,时隔一年多再度踏入这个英国最古老的高端购物长廊,廊内的兼容性与年轻化令人有点吃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