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观点

2020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评述

2010 年之前,中国在美国投资规模不大,平均每年低于10 亿美元。金融危机后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迅速增加,2010 年达到近 50 亿美元,2013 年达到 140 亿美元,2016 年达到 450 亿美元历史峰值,2017 年下降到 290 亿美元,2018 年达到 54 亿美元,2019 年达到 63 亿美元。在特朗普任期末尾的2020 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还实现了小幅增长,这要归因于数笔十亿美元级的收购。

Continue reading

GDP跌破潜在增长率,警惕经济出现惯性滑落

今年下半年以来,中国宏观经济面临的不利因素和风险明显增多,经济下行压力显著增大。从经济指标来看,三季度单季GDP同比增速仅为4.9%,较二季度(7.9%)大幅下滑,且已低于潜在增长率;四季度在高基数影响下,若政策一直落空,则经济增长失速的可能性更大。在当前国内经济恢复仍然不稳固、不均衡的形势下,宏观政策将如何演绎?政策进一步宽松还可以期待吗?

Continue reading

不设菜单的英国米其林餐厅,有多冒险?

我五年前第一次到泽西岛旅行时,在岛上惟一的米其林星级餐厅里尝到了Steve Smith的手艺,他在料理生蚝、乳鸽时呈现的想像力,我记得很清楚。意犹未尽之下,隔了两年,我又飞到泽西岛上重访Steve担任主厨的餐厅。今年偶然得知,这位我喜欢的大厨回到了英格兰,上任萨雷郡乡村庄园酒店Pennyhill Park的餐厅The Latymer总厨。这家餐厅也已获得了米其林一星。这还用说,我立即预订餐位,初秋时去吃了一顿饭。

Continue reading

市场为何陷入分歧?

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三季度经济放缓超预期,由三季度7.9%放缓至4.9%,不及一季度18.3%,从两年均值看,三季度GDP同比增长4.9%,也低于一、二季度5.0%和5.5%。从分项指标看,三季度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均出现不同程度回落,前三季度工业、消费和投资同比增速分别由上半年15.9%、23%和12.6%降至11.8%、7.3%和16.4%;从两年均值看,前三季度工业、消费和投资较上半年分别同比分别下降0.6、0.6和0.4个百分点。

Continue reading

为法家“正名”

先澄清一下,“正名”不等于肯定,但确实有部分(未必全盘)肯定的意思。经过数十年前后左右上下正反的无死角洗脑,这个国家许多事情都需要“正名”。原来以为经历了四十年半开放,一部分人民智已开,但从近年对国内外事件的反应来看,即便这部分人也只是半开。虽然中国和大部分世界一样进入了网络时代,信息和知识流通都相当发达,但网络也有网络的劣势。各种网络“快餐”、囫囵吞枣、不求甚解、几分钟带你读完一本经典……确实产生了信息和知识爆炸,但也在洗脑留下的极简思维模式基底上生成了许多偏见甚至基本错误。我们不仅对西方宪政民主停留在一知半解的水准,而且对自己传统文化的认知也没有超越“文革”式“贴标签”的境界,全盘否定传统思想的大有人在。

Continue reading

专访尼古拉斯•博古睿:思想改变世界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大变革的时代。在瑞士巴塞尔博览会开幕前夕,去苏黎世baur au lac酒店和尼古拉斯•博古睿(Nicolas Berggruen)午餐的路上,我的脑海里浮现的是自认识他以来变化的世界和变化的他。2007年在威尼斯双年展认识那时似乎更内向的他。当年的艺术世界大狂欢和今年安静而本土的巴塞尔博览会形成巨大反差,恍如隔世。而在华尔街金字塔顶端的金融家尼古拉斯当年就已经预感到人类即将面临的各种危机,开始质疑和思考自我及人类的未来走向。他意识到物质对他的意义并不大,毅然卖掉所有名车豪宅,把他多年积累的艺术收藏借给美术馆,唯一留下可以让他旅行世界的私人飞机,成为一个“无家可归”、只需要酒店一张床的亿万富翁。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对人类社会未来的思考让他回到少年时的激情:哲学。初心不改,但回到本我的他这一次不是从20世纪的法国存在主义者那里寻找灵感,而是从东方的孔子、老子和佛陀那里吸取精华。他拜师中国儒道佛学者,认真研究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和哲学。

Continue reading

债市连续跳空,但调整后或是配置良机

十一国庆后,国内债市持续走弱,国债期货两个工作日合计跌了0.85%,而10年国债活跃券也一路上行至2.96%的近几个月高位,7月底以来首次站在2.9%上方。投资者忧心忡忡,市场观点似乎也多数转空,但我们还是坚持认为,目前债市的调整更像是对货币政策迟迟不落地的宣泄,无论是从基本面还是从政策面来看,利率并无大幅走高的基础。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