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 2021年6月

“中国同学”百年变革启示录

一个月以前,我从中国同事那里收到了一则讯息,询问我新冠恢复中的健康状态如何。他也写道:“今天的中国在1900年5月28日也处于如今这样的重压之下,当时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有所不同的是那个时代中国精英阶层全盘深刻反省,此时更多人产生了摒弃压力的自信强化”。他认为中国目前遭受了猛烈的攻击,这种攻击对政府和民众对心理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1900年我还没有出生,也不是一名历史学家,所以没法对比,但怀疑这个比较是否很确切。

Continue reading

“中国同学”百年变革启示录

一个月以前,我从中国同事那里收到了一则讯息,询问我新冠恢复中的健康状态如何。他也写道:“今天的中国在1900年5月28日也处于如今这样的重压之下,当时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有所不同的是那个时代中国精英阶层全盘深刻反省,此时更多人产生了摒弃压力的自信强化”。他认为中国目前遭受了猛烈的攻击,这种攻击对政府和民众对心理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1900年我还没有出生,也不是一名历史学家,所以没法对比,但怀疑这个比较是否很确切。

Continue reading

上海:中国一线城市碳达峰样本

上海,崇明岛偏东一隅,30万块光伏板排在一块挨着一块的鱼塘上,这是岛上第一个渔光项目,自去年底开始发电并网。1月,上海提出在“十四五”期间(2021-2025)努力实现碳达峰, 崇明更进一步,提出要探索“碳中和”示范区。现在,更多的光伏正在岛上落地。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