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评述

2010 年之前,中国在美国投资规模不大,平均每年低于10 亿美元。金融危机后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迅速增加,2010 年达到近 50 亿美元,2013 年达到 140 亿美元,2016 年达到 450 亿美元历史峰值,2017 年下降到 290 亿美元,2018 年达到 54 亿美元,2019 年达到 63 亿美元。在特朗普任期末尾的2020 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还实现了小幅增长,这要归因于数笔十亿美元级的收购。

Continue reading

GDP跌破潜在增长率,警惕经济出现惯性滑落

今年下半年以来,中国宏观经济面临的不利因素和风险明显增多,经济下行压力显著增大。从经济指标来看,三季度单季GDP同比增速仅为4.9%,较二季度(7.9%)大幅下滑,且已低于潜在增长率;四季度在高基数影响下,若政策一直落空,则经济增长失速的可能性更大。在当前国内经济恢复仍然不稳固、不均衡的形势下,宏观政策将如何演绎?政策进一步宽松还可以期待吗?

Continue reading

半岛终战宣言的各方盘算

在9月的联大会议上,韩国总统文在寅再次提议由韩、朝、美,或韩、朝、美、中发表终战宣言,正式结束半岛战争。这是文在寅2018年以来第四次提出终战宣言。文明年5月将要卸任总统,由于韩国总统任期只能一届,显然他想在韩朝关系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Continue reading

从思想上调解中美“战略竞争”——评马凯硕《中国的选择:中美博弈与战略抉择》

思想性写作离不开个人丰富的成长经验和持之以恒的道德责任感。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作为新加坡资深外交官与外交哲学家的长期思考与写作,展现了一种真正的、跨文化的、介乎中西之间的、理解与调解并存的思想气质与道德抱负。他出生于新加坡的印度裔贫民家庭,早期生活于华人及马来人的冲突语境之中,在新加坡威权政府体制的保护性教育体系下成长并与西方精英群体建立了密切的互动关系。他以独特的“新加坡视角”来理解和调解中美关系,将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引向理性和建设性的方向。他已有的国际关系与外交哲学著作有着鲜明的个人印记和连贯的终极关怀,立足于“亚洲性”与“亚洲价值观”的证立及对西方“和平衰落”的冷峻诊断与建议。他出版了《亚洲人会思考吗?》、《西方失败了吗?》《新亚洲半球》、《大融合》、《走出纯真年代》等颇具影响力的著作,在中西之间产生了较大的冲击力和想象力,不仅得到基辛格、亨廷顿等美国战略思想大师的青睐与肯定,更是在中国的决策层与民间社会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在中美关系无可避免地走向具有“新冷战”因素的“战略竞争”阶段,马凯硕的阅读、视角、理解与调解框架,值得中美双方认真对待。

Continue reading

市场为何陷入分歧?

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三季度经济放缓超预期,由三季度7.9%放缓至4.9%,不及一季度18.3%,从两年均值看,三季度GDP同比增长4.9%,也低于一、二季度5.0%和5.5%。从分项指标看,三季度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均出现不同程度回落,前三季度工业、消费和投资同比增速分别由上半年15.9%、23%和12.6%降至11.8%、7.3%和16.4%;从两年均值看,前三季度工业、消费和投资较上半年分别同比分别下降0.6、0.6和0.4个百分点。

Continue reading

市场为何陷入分歧?

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三季度经济放缓超预期,由三季度7.9%放缓至4.9%,不及一季度18.3%,从两年均值看,三季度GDP同比增长4.9%,也低于一、二季度5.0%和5.5%。从分项指标看,三季度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均出现不同程度回落,前三季度工业、消费和投资同比增速分别由上半年15.9%、23%和12.6%降至11.8%、7.3%和16.4%;从两年均值看,前三季度工业、消费和投资较上半年分别同比分别下降0.6、0.6和0.4个百分点。

Continue reading

市场为何陷入分歧?

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三季度经济放缓超预期,由三季度7.9%放缓至4.9%,不及一季度18.3%,从两年均值看,三季度GDP同比增长4.9%,也低于一、二季度5.0%和5.5%。从分项指标看,三季度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均出现不同程度回落,前三季度工业、消费和投资同比增速分别由上半年15.9%、23%和12.6%降至11.8%、7.3%和16.4%;从两年均值看,前三季度工业、消费和投资较上半年分别同比分别下降0.6、0.6和0.4个百分点。

Continue reading

为法家“正名”

先澄清一下,“正名”不等于肯定,但确实有部分(未必全盘)肯定的意思。经过数十年前后左右上下正反的无死角洗脑,这个国家许多事情都需要“正名”。原来以为经历了四十年半开放,一部分人民智已开,但从近年对国内外事件的反应来看,即便这部分人也只是半开。虽然中国和大部分世界一样进入了网络时代,信息和知识流通都相当发达,但网络也有网络的劣势。各种网络“快餐”、囫囵吞枣、不求甚解、几分钟带你读完一本经典……确实产生了信息和知识爆炸,但也在洗脑留下的极简思维模式基底上生成了许多偏见甚至基本错误。我们不仅对西方宪政民主停留在一知半解的水准,而且对自己传统文化的认知也没有超越“文革”式“贴标签”的境界,全盘否定传统思想的大有人在。

Continue reading

恒大不是雷曼

近期恒大美元债利息违约,引起了国内外金融界的高度关注,甚至有外媒将恒大暴雷与雷曼相提并论。笔者做为中国商业银行最早一批的专职贷款审批人,见证了恒大由珠岛花园起步的诞生发展。这里从恒大的经营发展模式入手,来分析为什么恒大暴雷既不意外也不可怕,为什么恒大不会也不可能是雷曼。

Continue reading